保持良好的社会交往

如果你碰巧遇到迪特灵顿医生,你最好告诉他要多锻炼身体,因为我相信等我回来时我能打败他。他推荐我参加这10天的划船,让我和这些荷兰医生在一起,我身体健壮得几乎要崩溃了,你根本不耑要用洗澡来驱除风湿,药就能起到作用。他们告诉我,我们度过了一个相当安静的旅行,我并没有否认,因为在刚开始的3天,我都忙得只能自己呆在船上,不能亲自走出去看玢外面的风景。我认为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感到犖船,除了骆驼,因为它有3个胃。等我可以到处走走的时候,我发现我和別人都不一样,因为所有的老人都在烟雾缭绕的房间里玩纸牌,而所有的年轻人又都在船下显得无所事琪,这时我才发现,几百只船停泊在甲板之间。大家看起来都很想家,你可以想象,我估计他们认为我已经离开芝加哥很久了,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互相表示友好。让他们去吧,他们就像一群船,他们让我缶感欣慰。他们肯定很有钱,因为他们到英国都享受最好的条件。我希望你能够告诉牛肉公司的人好好检査这笔出口牛的生意,在我回来时告诉我所有的亊实和数据。这笔生意好像能带来很大的利润,而且对于我们的公司,我们最后一定要把它处理好。一想到别人在疯犴地做若贸易的时候我们闲坐在这里,我就觉得不舒服。我知道我们娃罐头包装工,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成为发货人?我希望在市场中尽可能多地进行交易,从中获得最大的利润。如果你不参与到生意的整个过程中的话,你将什么也做不了。越往髙处走空间越大,而停留在原处就没什么空间了。可能有些原因能解释为什么我不能很好地解决这笔出口牛的生意,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们的人有理由让他们必须购销这其中的利润。可能我说的不一定很准确,因为我是抱若消遗的心态来看这笔生意的。但不能说我不了解,因为如此大的利润是任何人都知道的。对于这件亊我叙述的比较详细,因为即使这件事不发生在你身上,其中的道理也是一样的。要考虑生意上的一件事,就要优先考虑它;要参与一笔交易,就要参与它的全程;要做一件取,就要先了解这件事,然后才是如何去做。说到这儿,在我给你写的信中,对于你的工作,我说得比较超前了,有些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因为我指望你能够尽快地赶上我。但是你要淸楚,我写信给你并不是以公司老板的身份,而是以长辈的身份,而我不想把这两者混淆起来。即使你作为猪油店老板的助理,你也并不是占葙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很大的一个弱点就是有了一点点成功就昏了头。他们并不收敛自己的自大,也不接近他们的员工,而是因为这些权利远离了他们的员工。一个自大的老板会惹起办公室里其他人的愤怒。我认为助手是扱容易不受人家欢迎的人了,因为员工们会因为老板的吝溫而诅咒他,而老板又会因为员工们的诅咒而怪罪到助手身上。但是如果他向员工解释他的命令的话,他就会失去威信,而如果在老板面前为自己找借口,他就失去了他的利用价值。一个老板谣要助手来帮自己解决麻烦,而不是带给自己麻烦。有一件取你一定要记住,就是千万不要健忘。对于一个老板来说,要不时提醒他人一两次,这比让他自己做还麻烦。这些琐事给老板带来的麻烦并不少于一件大事。你为他分担的琐事越多,他就能腾出更多的精力来处理大事。当一个老板不得不在白天诅咒他的助手,而员工们也不得不下班后抱怨他,这时他们几乎都快不信任公司了。只有大家的满意才能让公司运行正常。一些人只能看到比他职位高的人,而另一些人又只能看到自己下面的人。但是一个优秀的人应该是两者都能够潑到。一个成为老板得力助手的人应该找到另一个助手来帮助他。对于员工来说,如果老板旁边有好的助手,员工们往往会看到他的优点。既有上级的帮助,又有下级的支持,工作就会容易很多。在对待他人方面,你自己的感觉是最没有用处的。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你就要牺牲你的自尊,而是说你一定要记住所处的职位越高,就越需要能力来做好。另外,谦虚和思考是老板成功的法宝。当然,所有这些都会占据相当多的时间,以至于你没有什么时间去打髙尔夫了,特别是在下午的时间。我只是顺便说说这个,因为我在寄给我的芝加哥晚报上看到两周前你和一些人出现在髙尔夫球场。髙尔夫是一种很好的让人放松的运动,我至今也没发现它有什么坏处,但有一点,对于一个想成为老板的年轻人来说,他不应该把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不该做的事情上。当然,一个人也应该有一定的娱乐活动,正如—个小孩在晚饭后想来一个馅饼一样,但是他肯定不想整顿饭都吃馅饼。那些用油炸馅饼代替面包和肉食的人年轻的时候就会变得脾气暴躁。而一个人如果自己没有工作,只是花家里人的钱,他就像乡村集市里吃馅饼比赛中的黑人小子一样。他们有足够的钱,也能引来别人的注意,但是他们不久以后还是会受到惩罚的。在这儿我想提醒你,不要吸收社会上不好的东西。我宁可你抽土耳其-雪茄,尽管它闻起来像是肥料厂里的火花。你每天就羿不刻意去找,也能发现很多人迷失于生意之中。每一个英国人都认为美国社会没有交际阍,而很多纽约人又认为芝加哥里没有交际圈。但据我了解,在不同地方,花掉自己上百万薪水的人的数a是差不多的,在这三个地方,游戏的规则也一样。要想成为当地交际阍的一员,你必须是一个贵族家庭的后裔,而你前面的辈分越多,你就会越深地融人这个交际阍。唯一不同的是,在欧洲,祖先挣得了足够的钱,他的家族可以继承,但是当他去世已久时,大家可能忘了他的成就。而在纽约,这却是最近的琪,大家只能装作已经忘了。在芝加哥,他们则不会被忘记,因为他们的祖先仍然活跃在贸易促进会里,或是股票交易所。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在我死之前我不想让我的孩子继承我的财产。我告诉你,你只能有一位向印第安人出倍劣质威士忌、浑身上下散发着猪肉味的祖父。当然,对于这件亊情,我的看法可能不一定对,因为这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亊,依我经验而谈,那些自认为只有他们自己才箅得上是人,而其余人都只适合制造香肠的人,往往在危险的时候退缩。我曾经遇到过这么二三个人,他们破了产,当你剥夺了他们的钱财时,他们不仅变得一无所有了,而且甚至连朋友都没有了。\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