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三桂降清之谜2

撇开当时具体的军事、政治、经济条件,而把原因全部放在一个女人身上,理论上讲不通。即使吴三桂为了爱妾陈圆圆而与李自成为?敌,但是吴三桂的父母和家里人(大概有30多人)尚在北京,难道吴三桂不为父母生命着想,不为全家人性命着想?即使陈圆圆W被夺去,这个阔公子出身、20多岁就当了总兵官、挥金如土的人,是不是一定会怒发冲冠?撇开政治和军事因素,一名武将为了一个爱妾甘受天下人辱骂,恐怕难以令人置信。首先,看吴三桂和李自成决裂的原因。吴三桂于三月二十三日抵达蓟州时始得知李自成进京和崇祯皇帝吊死的消息。不久,在京的绝大多数明朝官员投降李自成的消息也纷纷传来。面对敌我悬殊的军事、政治形势,为了保住自己的特权地位,吴三桂最初决定投降李自成,恰在此时,李自成派来的招降人员李甲、陈乙也到达吴三桂军中,吴三桂遂“决意归李”,率领所部继续西进,并且宣称进京“朝见新主”。吴三桂之“决意降李”,并非是其立场的转变,而是在敌我形势悬殊下的投机之举。他希望自己的投降至少可以保证已有的特权和在京家小财产的安全,也许还抱有充当新王朝佐命功臣的幻想。但是,农民军进京以后的革命措施使得吴三桂的这些幻想成了泡影。就在吴三桂刚刚决定投降李自成并向北京派出约降使者不久,从三月二十五日开始,农民军领导人刘宗敏、李过等便开始了对俘获的明朝在京官员进行拷夹、追赃等行动。吴三桂的父亲吴襄也在被拷夹之列。这一行动,触犯了官僚地主阶级的切身利益,关于农民军的残暴行为的流言开始像瘟疫一样从北京传往外地。吴鹿也私下致书吴三桂,要他“亟来救父”。两三天后,这些消息和吴襄私函一起到达了正在西进的吴三桂军中。这对吴三桂的降李活动来说不啻是当头一棒。带有戏剧性的是,就在吴三桂得知其父被拷夹的同时或稍早些时候,李自成也注意到吴三桂对巩固自己政权的$要性,指示刘宗敏释放吴迤并命吴迤写信,劝告吴三桂投降。同时,又派出了降将唐通、降官王则尧、张若麒、左懋泰等人携带拜襄手书和大批银两直至吴三桂军中,进一步劝其投降。这不能不使吴三桂认为李自成的招降不过是一场骗局,是想诱己进京再行消灭。因此他立即停止西进,率部重返山海关。促使吴三桂降而复叛的也还有一些陈圆圆被掳的因素。但不能夸大其作用,将其作为吴三桂叛李降清的主要原因。不能否认,此事也的确触发了吴三桂的感情。陈圆圆既是吴三桂以千金之资所购得,而他本人又是拥兵数万的封疆大吏,在自己的这一特殊财产受到侵犯之时,他在感情上无论如何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帝认或是忽视陈圆圆被刘宗敏所掳掠这一事件对吴三桂举兵反李的作用,也是失之于偏颇的。其次,看吴三桂和清廷的关系。一些学者认为,吴三桂降清的原因也是较为复杂的,不能简单地琿解他的投降行动。有人认为,吴三桂还是有民族骨气的,吴三桂本极不愿投淸。他投降淸廷实在是无奈之举,是当时形势所迫。吴三桂返回山海关,但是并没有立即向清军求援。当时,吴三桂有四条路可以选择。第一,降清;第二,降大顺,这已经是不可能;第三,继续效忠明王朝,但已是奄奄一息的南明小朝廷;第四,拥兵自重,抵抗南北敌军。清兵人关之前,皇太极在位的时候,曾经去信和通过降将祖大寿对吴三桂招降,被吴拒绝。多尔衮多次想用高官厚禄招降吴三桂,也未成功。当然,这也许与其家人在京城当“人质”以及他的忠君思想有关系。当时与李自成相决裂,使得吴三桂处于腹背受敌的局而。山海关之西,李自成重兵近在咫尺,一场恶战迫在眉睫。山海关之东,又有日益逼近的夙敌强大的清兵。降李的道路既已堵塞,为阁本身生存之计,吴三桂被迫把目光转向了雄踞东北的淸朝政权,准备实施他的所谓“联清击李”的政策。就当时形势而论,吴三桂投向淸朝虽然是势所必然,但是将这一设想付诸实行仍然有许多现实的困难。首先,几十年来,明清两个政权一直处于严m的军事争战状态,不独那些战败降清的军政要员如洪承畴、祖大寿等为士林所不齿,就是那些主张停战议和的大员如杨嗣昌、陈新甲等也为此饱受唾骂,现在自己却要去步这些人的后尘,会不会自此而给李自成政权制造一个动员各阶层人士讨伐自己的口实?其次,由于两个政权长期仇杀,自己军队中的仇满情绪也是相当强烈的,此刻,自己在政治上倒向清朝,会不会引起部队的哗变?还有,皇太极在世时,曾对自己多次劝降,却都被拒绝,当此穷蹙无路的情况卞贸然求救,清朝会不会答应,会不会烧香引鬼而使自己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为此,吴三桂先在三月底和李自成决裂之后制造了他和清兵联合入犯的假军情,以试探包括李自成政权在内的各阶层的反应,其后,又到处散发传单,大造复辟舆论,宣扬“周命未改,汉德可思”,“试看赤县之归心,仍是朱家之正统”,并煽动在京的士绅官僚为崇桢帝服丧。在他确知前者并未引起各界人士的恶感而后者却得到了大部分亡明官僚士绅甚至部分儒生的同情或支持后,四月初十左右,吴三桂才开始了他的联清击李计划的实施。\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